你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行业新闻

我对鑫田科技流年里故事的怀念

2017/8/25 17:00:28      点击:
依靠在秋的肩头,眺望错落的林间,那稀疏泛黄的秋实硕果间静默伫立的鑫田科技灯,漫过我的眼帘涌入我的心扉,生出几分淡然的思绪,缓缓滑过三农人的心灵,那份柔情,渲染起一份感慨万千的悟想,那是我对秋的情有独钟;是我对鑫田科技流年里故事的怀念。~~~题记


时光匆匆,炎炎夏日在秋风的吹拂下渐渐远离。倚坐在窗前,枝叶开始随风凋落,幽绿的叶子,有了一丝泛黄的迹象。此刻,多想与秋赴一场心灵之约。 说走就走,怀揣着对秋的念想,我踏上旅途,沿着岁月的脚步往前走。如今,还是浅秋,而我看着几片落叶,却仿佛感受到深秋的景象,这是成熟而又妩媚的季节,是让人感慨万千的季节。

每到秋季,我总会升起一股股道不尽而不言语的情绪。那是奇妙而又醉人的,带着一丝感伤却又带着一丝美好,只因我的思绪里总而升腾起一抹思绪。看着落叶开始告别依附已久的枝头,随着被风的凌冽飘落在地,仿佛它们曾经是相爱的,而经不起时间的考验,注定分离。 而现实的我们,何尝不像落叶。开始的美好,到最后的结束。仿佛也就在这短短一季,或许我们还不如落叶呢。它虽最终凄凉的落下,但却从未放弃过,只是奈何风想要将它带走。可我们却被树枝给抛弃了,亦或者我们努力挣脱了。

每当看着落叶纷飞的寂寥,渲染起多少聚散分离。人生路上,就像此刻的旅途,我悠然自得的走在冗长的巷口,无数的人群朝我走来,然后又汹涌的离开。穿越在他们其中,让我感受到无尽的惆怅。

为何人与人间如此淡漠,不曾走近而别离的人,我们都不会感到惋惜。但陪我一起经历过风雨,一同欣赏过风景的人,也就那么散了,心中真的如微笑般释怀么?其实多少都有落叶无奈的感伤吧! 我们可以笑着说:“没事,要走的人留不住。”其实,我们是留不住。但是也会不舍啊!流年故事里,有一段故事不是独自而走的,也不是他人相伴的,而是离去的那个人。每当忆起那段光阴,心里会是最初的情怀么?

秋,虽让心落寞沉寂,却也如诗般宁静。当选择将人生路看淡,秋的感伤便不再感伤。或许,什么样的心境就有什么样的风景。又或许,人生路上只因有分离,才会明白相聚的珍贵。

聚散分离是故事,那么故事下的感悟,便是人生中你唯有的一道风景。我们都微笑着去迎秋风,寻找属于自己的悟想,看看落叶,是否还有不一样的景色在等着你。 如水的岁月,是一剪只有倒影不能回放的时光。而我却总是痴妄着沐雨临风,端起酒杯,试图回味。

如果说生命的旅途是一段不归,那么,回首便是对来程最好的祭奠。若说岁月是一场祭坛的盛典,我们除了殉葬美好的青春、一路安抚着苍凉与疼痛外,而回忆则是另一种支撑我们前行的信仰。

黄昏,晚霞将天际染成沉郁。遥望远山如钟,断雁长空,回首来时路,如一场残梦,梦醒总会带点怅然与神伤。红尘揖舟,看那一苇漂泊远航,尽透着悲喜与无常,我是掠过时光氤氲的一缕风,在岁月的心湖染尽了温柔与苍凉…… 暮色悠悠天渐老,杨柳依依映晖迟。也许回忆对我来说,仿佛便是在皎洁的月光下因为赏月而偶然相遇、不经意想起,当月陨落了,又会各走各的,留下了不知是忧伤还是快乐的我,静静品尝……


岁月的长河,轻轻抖落千百般风情于渡口的离分。跋涉的记忆,缥缈如落日的云霞,于暮霭间,丝丝缕缕,织就江阔云低。当曾经的画面渐渐扭曲成不可触摸的影像,落寞的心田便会涌起惶恐和悲伤。 现实总是予人过多的失望,心里充满了悲凉。面对着无法挽回,也许只有擦干眼泪,才不会让自己沉沦;只有振作坚强,才不会让意志消亡。我相信,废墟能筑上高墙,碎了的心也能焕发生机,插上翅膀。

始终以为自己很坚强,每当那些破碎的片段浮现于脑际,看着看着,心便揪了起来;想着想着,眼角就挂满了晶莹,竟也脆弱到不知所措。都说光阴似水,却为何依旧洗不去踏满尘埃的步履。

驻足生命长河之畔,掬水在手,静看水珠从细纹间滴碎、溜走。也许,所有的记忆,最终都会如水珠般从指间飘散,直至淡得令人忘却曾经的美好与期待,曾经的幸福与感动,曾经的珍惜与伤痛……【题外话但绝非废话:很多消费者多有,不和谐的声音,除了对三农种植、养植人予以声讨,似乎再没有下言......压根未予其公允理解。站在消费者和三农人之间,我想说的是:三农种植人、养植人其实也很无奈,不洒药庄稼就难免被虫祸害,轻则减产,重则欠收、缺收亦或是绝收...洒药又有残留...会致癌,又会致男性精子成活率减少...乃至致无法受孕...致使水体的污染和土壤污染,致使种植物乃至作物农药残留超标......】如果真的早有鑫田科技生物诱捕消杀虫灯,更真的有更多象鑫田科技一样敢诺~高、精、准、大小统杀、专杀害虫绝不伤及蜜蜂等益虫。的李田、昊田、王田、张田等等科技诱捕消杀虫灯的面世,且也敢象鑫田科技一样真正真的敢诺:双网、双频、高压、低压双重消杀、双重防护、自动清虫、防雷击、防老化、一次投资十年免忧(非人为十年保修)且享有多项国家专利...更釆用进口高级工程塑料,既经久又耐用......那三农人凭什么不愿“一次投资一劳永逸”呢.........☜【就算个别三农人有这样或那样的顾忌、顾虑似乎也属情理中事......原本自家田就那么一点点害虫会不会将其它田里的害虫也吸引过来?又会不会吃力且不讨好?会不会......会不会...又会不会我花钱终究还坐在黑灯下......我绝不认为三农人的“小农意识”不可理解,不能予以同情......】